搜索 解放軍報

前行的力量:北部戰區總醫院探訪鄒衍老將軍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韓 光 謝智倫 崔 浩責任編輯:王韻
2021-09-26 06:59

前行的力量

■韓 光 謝智倫 崔 浩

今年9月3日一早,我們在北部戰區總醫院探訪了鄒衍老將軍。瀋陽前一天因為剛下過一場雨,天空瓦藍瓦藍的,空氣格外清新。即將106週歲的鄒衍老將軍這天醒得比平時早,精神也不錯。

“不僅是因為你們要來,也因為今天是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紀念日。”鄒衍的大女兒鄒立立説。

鄒衍有三個女兒,平時輪流照顧他。

1915年11月,鄒衍出生於江西省興國縣崇賢鄉石角村的一個貧苦農民家庭。由於家裏窮,鄒衍只斷斷續續地念了5年書,便輟學回家。

1929年,14歲的鄒衍聽説縣裏來了紅軍,立刻趕去報名,但因為他年紀小,個子又矮,沒被選中。回家後,鄒衍先是加入兒童團,參加了禁煙禁毒、破除迷信等多項任務。經過鬥爭鍛鍊,他的思想覺悟有了很大提高,並很快成為一名共青團員。1930年9月,鄒衍被興國縣蘇維埃政府送到紅軍學校學習。他參加紅軍的心願,終於實現了。

一天,鄒衍和戰友們在學校附近田野裏演習,毛澤東同志帶着警衞員恰好經過。大家請求毛主席講幾句話,他高興地答應了。

那次,毛主席給大家講了一個“分”字。“分”就是打土豪分田地。毛主席聯繫實際講解了為什麼要打土豪分田地,什麼是剝削,什麼是壓迫,以及革命的目的。

“當時,聽過毛主席的講述後,我逐漸認識到土地本來就是農民自己的,地主豪紳不種地,不勞動,可他們吃得好,穿得好。農民租種地主豪紳的土地,打的糧食都被他們收租收去了,這就是剝削……”毛主席的話,讓鄒衍茅塞頓開,真正明白了革命的意義。“不管將來遇到什麼困難,都一定會鐵心跟黨走,革命到底。”在以後的日子裏,鄒衍多次跟家人講起聽毛主席講課的情境和當時無以言表的激動心情。

在女兒們的眼裏,鄒衍是位極其嚴格的父親,特別是經常教育她們不要浪費。

一次,鄒衍午飯後回家,見還沒收拾完的飯桌上有兩個飯粒,板着臉將女兒們叫了過來。除了懲罰女兒們背誦《鋤禾》外,他還給她們上了整整半小時“課”:“長征時,如果不是戰友把自己的乾糧勻給我一些,我哪能活到今天。你們必須從小就養成愛惜糧食的好習慣。”

1935年,鄒衍跟隨部隊穿過草地,進入川甘交界的高山地區。兩個多月來,由於天天行軍,再加上吃不飽飯,大家的身體都已經非常虛弱,鄒衍和幾名同志掉隊了。

一天,當鄒衍一行翻越一座無名大山時,在半山腰遇到了紅軍總政治部機關的司務長李庭序、通信員吳多禾以及一名揹着大銅鍋的炊事員。

當時,炊事員已是筋疲力盡,把鍋放下後,躺在路邊直喘粗氣。考慮到100多人都要靠這口鍋做飯,説什麼也不能丟下。大家商量後決定,由兩個人抬鍋,其他人挑着行李,爭取儘快追上大部隊。

當他們終於翻過一座大山,來到一個村莊時,天已經快黑了。於是,大家決定在村外的一個打穀場過夜。晚上,鄒衍又累又乏,飯都沒吃,就蜷縮在火堆旁睡着了。第二天早上起來,肚子餓得直叫的鄒衍想吃點乾糧繼續趕路,卻發現頭天夜裏自己綁在銅鍋上的那一小袋乾糧不見了。

糧食在那個時候就是命,長征路上沒有吃的,就意味着走不了路。鄒衍越想越痛心,忍不住哭了起來。

這時,吳多禾從自己乾癟的乾糧袋中倒出了一小碗青稞炒麪,遞給了鄒衍。

“在那樣艱難的時候,把自己所剩無幾的糧食分給我,等於拿自己的命來救我的命!”鄒衍講到這裏,神情十分凝重。

三個女兒將父親講的“一碗青稞”牢牢記在了心上,以後吃飯格外小心,生怕浪費。

還有一次,鄒衍從紙簍裏撿到一小截鉛筆頭,嚴肅地對女兒們説:“我念書時,家裏買不起紙筆,便經常幫有錢人家的孩子研墨。只要研好一盤墨汁,我就可以得到幾張紙或一截用剩的石筆。這小截鉛筆頭還能寫些字呢,咋就扔了呢,你們不覺得心疼嘛!”

女兒們委屈地看着已經無法捏住的鉛筆頭,不知如何是好。鄒衍將鉛筆頭固定在一截樹棍上後,交給女兒:“你們看能不能用,看還能寫出多少字來!”女兒們聽後,深深敬佩父親。

此外,女兒們穿衣服一直是大的穿不了,留給小的穿。鄒衍的小女兒鄒軍軍説:“我從小就撿姐姐穿過的衣服穿,有時候衣服較大,穿上去不合身,像是穿了一件大褂,所以小朋友們開玩笑地叫我‘鄒大褂’。”

1955年,鄒衍被授予少將軍銜。他告誡女兒們:“你們絕不能搞特殊化,要跟別人家的孩子一樣。”

組織上給鄒衍配了專車。但從小到大,無論颳風天還是雨雪天,姐妹三人都是騎自行車或者擠公交車上下學。

還有一次,軍區政治部大禮堂放電影。兩名戰士有工作不能離開崗位,便將電影票送給了鄒衍的大女兒、二女兒。姐妹倆興高采烈地打算去看電影,卻被鄒衍攔下,並讓人把那兩名戰士的電影票換成了下一場。鄒衍對兩個女兒説:“看電影是戰士的權利,這場看不上必須讓他們看下一場,你們不享受這個待遇。”

“當時,我們對父親的做法不理解。後來,我們才明白,他這是讓我們樹立遵守規定的觀念啊。”鄒立立説。

鄒立立新兵下連時,被分配去養豬。她對這項工作一竅不通,就向有經驗的戰友請教,每天堅持寫養豬心得。不久後,她逐漸掌握了豬的習性,飼養起來得心應手。還有一次,趕上母豬產仔,她守了一天一夜。一名戰友知道她的家庭背景後,問她:“你父親當大官,你怎麼還去餵豬呀!”鄒立立回答:“革命工作只有分工不同,沒有高低貴賤之分,組織讓幹啥就幹啥,我不會利用父親的關係的。”

鄒衍的二女兒鄒競競曾在部隊的一家療養院當護理兵。鄒競競從小特別愛乾淨,幫患者清理嘔吐物、擦身體、洗髒衣服……這對鄒競競來説,是個不小的挑戰,但她從沒有向家人朋友們抱怨。

有一次拉練時,鄒競競的腳上起了水泡,每走一步都鑽心地疼。可看到一名體質較弱的戰友掉隊了,她將戰友的一部分裝具背到自己身上。一路上,為了給戰友鼓勁,也為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她還給戰友講起了父親講過的革命故事,一直講到抵達目的地。

鄒衍的小女兒鄒軍軍,先從工人幹起,後刻苦學習考上了大學,畢業後分配到中國科學院金屬研究所工作。1981年全國興起“全民學科學”。單位在挑選講解員時,有同事擔心如果接受這項任務,會影響自己的科研工作。但鄒軍軍愉快地接受了,每天背記大量的解説詞,最終圓滿完成任務,科研任務也沒落下。1984年,鄒軍軍在產假還沒休滿時,得知所裏引進了一批新儀器,需要人手,便立刻返回所裏,和同事們一起加班加點工作,讓大家備受感動。

2015年,鄒衍過百歲生日這天,三個女兒給他寫了一封温暖的家信,言語中充滿了對父親的敬佩和感謝。“親愛的爸爸,您從前給我們講參加革命的故事,告訴我們進步要靠自己的真才實學……正因為這些教誨,我們在崗位上盡職盡責、努力工作,並各自擁有幸福的家庭。在我們眼中,爸爸永遠是個既嚴厲又慈祥的爸爸,更是個偉大的爸爸,我們永遠愛您!”

那天,鄒立立告訴我們,她們姐妹三人經常會聊起各自的成長經歷,想起父親以前經常對她們説:“記住,你們是我的女兒,要奉獻;吃苦在前,享受在後;絕不向組織伸手,幹啥都要幹出色……”她們沒有辜負父親的期望,都盡心地幹工作。她們也希望這樣的家風能一直延續下去。

輕觸這裏,加載下一頁